是时候堵住宪法双重危险的漏洞了。。。

这一“双重主权”漏洞应该被堵住。周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阿拉巴马州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以及卡托研究所和宪法责任中心,在Gamble诉美国一案中提交了一份友好的简报,敦促最高法院永久终止这一例外。此案涉及泰伦斯·甘布尔(Terance Gamble),他在2016年被联邦法院以持有武器罪定罪,当时他已经在阿拉巴马州法院受审并以同样的罪名被定罪。联邦的判决使他的刑期延长了几年。

近一个世纪以来,最高法院的运作逻辑一直存在疑问,即州和联邦检察官在两个不同的司法管辖区以同样的罪名对同一个人提起同样的诉讼,不知何故这是允许的。

因此,根据现行规则,如果像Gamble这样的被告人在州法院被判有罪,其刑事法规通常会判得更重的联邦检察官仍然可以继续追查第二个案件,并用其判刑判决代替州的判刑判决。更糟糕的是,如果被告在州法院被判无罪——也就是说她在法律上是无辜的——联邦检察官仍然可以起诉。这是对双重危险条款的精神和文字的背叛,该条款原本是为了保护人们不受如此连续的起诉。

诚然,联邦司法部有一项长期的政策,阻止此类后续起诉。但这项联邦政策并没有阻止州检察官以自己的起诉来跟踪联邦案件,而且无论如何,在涉及基本权利时,我们不应该依赖联邦或州检察官的恩典。宪法禁止双重危险。

当然,在罗德尼·金被殴打和特拉伊冯·马丁被杀之后,这一领域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消除双重主权例外是否会妨碍司法部民权司纠正州法院未能追究警察责任的行为,使联邦民事部门承担责任对同一事件的权利起诉。这个问题对那些因警察不负责任的虐待而心烦意乱的有色人种群体来说非常重要,这也是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过去一直在努力解决的问题。但我们相信在大多数情况下答案是否定的。

此外,司法部和公民个人可能也应该对不良的国家和地方行为者以及窝藏他们的办公室提起民事诉讼。公众的压力和有改革意识的检察官的选举有助于确保国家对警察暴行和检察不端行为的起诉在第一时间完成,而且是正确的,从而避免了二审的必要性。

换言之,正确的赌博决定很可能不会让罗德尼·金或特雷冯·马丁的袭击者脱身。但这将使无数人免于因同一罪行而两次上钩——这是一种反复出现的不公正,是对边缘化社区和宪法的侮辱。

日本安全ー博客移行知

比平时,日本安全小组博客请爱读谢谢。

日本安全小组博客,迁移到新的平台地址变更了。

博客分类中的“Japan Security Team”中,汇集了日语的博客。再者,过去公开的博客投稿,全部"Japan Security Team"转移完毕。寻找过去的投稿时,请在右上方的搜索框中输入标题等关键字进行检索。

今后,也请日本安全小组博客惠顾的那样请多关照。